除了案件的特殊性,另一個讓人關註此案的主要因素,在於這是十八屆四中全會後,強調依法治國的大背景下,首個企業起訴省一級政府獲得受理並公開開庭審理的案件。
  安徽省政府稱,其下發《退出意見》,是為保護民眾安全、促進產業結構調整等問題做出的決定。為了保證企業主們的權益,《退出意見》中也確實有相應的賠償、補助措施。
  但對於安徽的花炮行業來說,這是個連思考怎麼轉型、連獲取合理賠償補助的機會都沒有的致命打擊。此前數年來,企業主們為達到國家安監總局和安徽省安監局所制定的行業標準,背負巨債,花費了成百上千萬,甚至上億的投入,在一紙文件下都將付之東流。而由此導致的數萬工人失業,投資者和銀行損失無法彌補等問題,都將紛至沓來。
  花炮產業的留與去,一是看市場,二也離不開政府監管。市場需要,政府盡職做好安全監管。就政府來說,在做好安全監管的前提下,保留這個行業甚至繼續發展亦非壞事。就算為了安全原因真要求退出,也應是留出充足的過渡時間和充分的補償逐步退出。政府這種突然以“一刀切”的方式,意圖立刻將這個行業從產業版圖上抹去的做法,難逃“懶政”之嫌。
  並且,從行政法角度,被告方僅以“政府內部行政行為”、“沒有直接造成權益影響”等答辯,認為此案不具起訴條件的表述,顯然缺乏法律依據,也不能服眾。在十八大後,依法治國已成為治國方策,如果一些地方政府連政府本身的行為都缺乏法律依據,又如何讓民眾對法律產生真正的信心?
  (原標題:缺乏法律依據的“一刀切”)
創作者介紹

林一峰

bh02bhgxd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