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記者 潘從武 通訊員 楊萍
  索道於當世者,莫良於誠。是說只有誠信,才能取信於天下。
  誠實守信本是人類古老的道德準則,但在今天,這被奉為圭臬的傳統道德像一道備受侵蝕的大堤,正面臨前所未有的考驗。
  2013年1月至9月,新疆全區法院受理各類執行案件50897件,未執結的34666件,執結率僅為32%,逃避執行成為大部分“老賴”的首選。
  2013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公佈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信息的若干規定》正式實施,這一失信被執行人員名單定期公佈制度,掀起強大的輿論監督之風,以更有力的手段破解執行難題,轉眼已過半年,各級法院治理失信被執行人工作推動如何?新制度的推行對“老賴”是否起到了預想中的震懾?失信被執行人的履約情況怎麼樣?連日來,記者深入新疆基層法院進行了採訪。
  失信被執行人上黑名單
  “制度實施已經半年有餘,總體效果較好,很多失信企業已經感受到了震懾,但對自然人的威懾力還未凸顯。”提起失信被執行人黑名單制度,烏魯木齊高新區(新市區)人民法院執行一庭副庭長袁麗蓉這樣說。
  談及制度對企業和自然人的約束程度,袁麗蓉分析了其中的緣由。因為涉及招投標、金融機構融資等,制度對企業有約束作用,但對一些自然人的約束還需要一個過程,他們可以選擇不乘坐飛機,不乘坐軟卧,也可以平價消費,即便是不能夠辦理信貸業務對他們來說也不會有多大的影響,因為可以通過親友的賬號進行資金往來。同時,大部分個人無論是對電子屏幕滾動曝光還是網上公佈名單都不在乎,因為他們沒有感受到切身的損失和利益的威脅。
  對眼前的現狀,袁麗蓉表示在“預料之中”。“這項工作不能光靠法院一家來單打獨鬥,而是要和多個部門,比如工商、銀行、公安、房產、車管等部門協調聯動才能讓失信人真正地感受到步履維艱。”
  目前袁麗蓉案頭就有一起正在協調辦理中的案件。謝某在新疆霍爾果斯口岸從事外貿生意,主要業務往來都是哈薩克斯坦、塔吉克斯坦等周邊中亞國家客商,三天兩頭出國辦事是常事。幾年前,謝某和另一家公司產生了經濟糾紛,被對方訴至法院要求償還40餘萬元債務。不服判決的他上訴至烏市中級人民法院後被維持原判。而他始終拒絕履行債務,目前,限制其出境的手續正在層層上報,法院執行部門已經將相關材料遞交給上級主管部門,再會同外事、出入境管理等部門聯合起來限制其出境。
  難道對於不乘機、不出境、不高消費、名下“一無所有”的個體“老賴”就束手無策了嗎?非也。
  23歲的黃星(化名)在一家汽車維修廠打工時不幸被彈出的剎車片彈簧擊傷左眼,他將修理廠老闆王某訴至法院,“那是他自己操作不慎導致的,和我無關!”王某拒不支付賠償,明明有維修廠,但法官查其名下財產竟一無所有。眼看著持續失業的黃星左眼即將因惡化而失明,法院決定對王某實施拘留。缺乏起碼法律常識的王某竟認為15天拘留期結束後,所欠的17萬餘元便一筆勾銷。不料,在被拘留了5天后,王某就無法忍受被控制自由的生活,主動提出賠償,最終和黃星達成履行協議。
  來自烏市中級人民法院的數據顯示,該院上了黑名單的被執行人共有162人,其中45人已經主動履約,和去年同期相比,主動履約的被執行人人數明顯有所上升。
  失信被執行人上黑名單制度的實施對執行局的法官來說絕對是好消息,“這意味著破解執行難題再也不是紙上談兵,而是動了真格。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黑名單制度正在顯示其威力。”烏魯木齊市中級人民法院行政執行庭副庭長汪波斬釘截鐵地說。
  各方聯手堵截“老賴”
  “我是個生意人,靠的就是信譽和口碑生存,如果因此而影響個人信譽和企業形象,損失是不可估量的。”近日,被執行人周天雲(化名)道出了被列入失信人黑名單後的苦悶。
  在此之前,周天雲可不是這樣的,用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執行局副局長馬寧的話說,“見了執行法官能跑多快就多快!”
  能有此變化,緣於2013年11月5日新疆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的一次會議,會議向社會通報全區法院公佈的249個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信息,凡是被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中的被執行人,在政府採購、招標投標、行政審批、政府扶持、融資信貸、市場準入、資質認證等方面將會受到限制,從而形成“一旦不誠信,處處受限制”的局面,而周天雲“榜上有名”。
  從事礦業生產的周天雲在2009年遭遇了一場股權轉讓而引發的糾紛,他和另外兩名合伙人被對方訴至法院要求履行高達900萬元的賠償義務,因對賠償的名目存在異議,周天雲和其餘兩名合伙人遲遲未履行賠償義務。
  2013年11月,周天雲突然發現,除了在最高人民法院、新疆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官方網站公示外,他和合伙人的信息資料還在昌吉市某商場的電子大屏上滾動播出,與此同時,當他登錄昌吉州某網站時,也赫然發現自己的被執行信息也掛在網頁上。“那幾天真的感受到茶飯不香的滋味了,試想一下,要是和我有合作意向的企業從大屏幕上看見我的失信信息,那造成的損失不知有現在的多少倍?現如今的合作商在合作之前首先要看的就是對方的信用級別,如果不及時消除這種不良記錄,那對公司今後的發展是非常不利的,這渾水沒人敢蹚!”周天雲搖搖頭無奈地說。
  於是,周天雲第一時間聯繫了昌吉州中級人民法院執行法官。
  從之前的見了執行法官就“跑路”到如今追著法官跑,這讓昌吉州中級人民法院執行局副局長馬寧有些意外:“他主動要求和執行人協商此事的心情特別迫切,要求儘快結束這場訴訟,但前提是一定要在履行義務後將自己的信息從失信人黑名單中剔除。”
  據悉,自今年4月29日起,新疆全區法院系統還對原有的查詢方式進行了進一步細化,新的工作模式的運行,將使法院執法人員能夠更加快捷、準確地統一查找被執行人開立的所有銀行賬戶、餘額、資金往來等情況,使“老賴”無處遁形。新疆部分中級人民法院以及基層法院也陸續在和金融機構建立聯動,被法院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的人員辦理銀行貸款等金融業務時,將切身感受到相關限制和禁入等法律後果。
  新疆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執行局局長孫金梁介紹,“將失信者拉進黑名單,這種做法使執行工作不再是法院單兵作戰,而是舉全社會之力構建一個全方位的執行威懾機制,這是針對執行難,以及社會誠信體系、財產制度不健全所採取的新舉措。”
  法律處方寬嚴相濟
  2009年,曾因一起合同糾紛而被送上被告席的被執行人範濤(化名)很牛氣,“我名下一沒存款、二沒房產、三沒汽車,你們看著辦?”他將執行難題扔給法官後銷聲匿跡,他的家人也表示不知道其身在何處。
  然而,今年4月11日,負責他案件的執行法官手機上突然出現了他的來電。“法官同志,我聽說如果移民去國外,使館工作人員首先要對失信人黑名單以及個人徵信系統進行查詢,聽說我的名字也在你們法院系統的那個名單里,兒子最近在辦理出國移民手續,我的記錄會不會影響兒子辦理移民手續啊?”
  這個家伙,原來也有軟肋啊?案件承辦法官抓住機會普法,最終範濤出現在承辦法官面前,並還清了自己欠下的債務。“治理失信人問題,法院並非‘一刀切’,更不會不由分說地就將失信人納入黑名單中,一般在決定將失信人納入黑名單系統之前,我們都會以口頭、電話通知或者通知單的形式告知被執行人,並預留10天左右的猶豫期,如果對方能在該期限內有所改變,我們還是會給他留有機會。”汪波介紹。
  記者發現,截至2014年4月15日,新疆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共發佈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信息249例,名單庫點擊數已達到700餘萬次,被納入名單的被執行人的自動履行率達到了20%。  (原標題:法院新規震懾失信“老賴”明顯 破解執行難不再“紙上談兵”)
創作者介紹

林一峰

bh02bhgxd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